《口爱》PDF扫描版(繁体)

《口爱》PDF扫描版(繁体)

躲庸置疑,每個人都喜爱口交。有人偏爱施,有人偏爱受,也有人雨者皆爱。乎像那句老口虢:「人人爱囗交,口交嘉惠人人」。

口交,是人颁情您世界祖最蜀特的观密行,有人把她常作做爱的前戚,彷佛一道道前菜,吃到将食撩起。有人把她视作性爱的蜀立一盘主菜,全副注意力集中於此,吃到精光止。

在新多人的想法中,口交就像深吻,比较起一般做爱猫粗密三分。英国小貌家艾柏曼(Paul Ableman)所著的《嘴巴舆口交》(The Mouth and Oral Sex),早在1969年就清晰地指出了适黏:由於性器官接近排泄口,因此施予口交,乃一项侠羲精神的挑我。此皋就像是在表逢一—我单儒好运磨做了,「把我的口接角你的性器官」,那必须打破衔生禁忌、正派凰俗,速比傅统的性交遥要视密。

作一位性学家舆作家,我一向很留心文攀中出现的性爱易面,好像固家走逛一座花圈,德格外留意平日最欣赏的羧株品租。

口交易景在文攀中业不多见,但也正因此,一旦出现就摆人眼睛……

 

《口爱》PDF扫描版(繁体)

0
没有账号? 忘记密码?